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逸 百草苑

博客文章除注明外,都是原创之作,欢迎朋友浏览!博客头像是本人真照,请勿引用。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褒贬不一的老实人,一个孝子却是个不称职的儿子,一个好男人却不是称职的丈夫,一个已为人父却又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一个理科生却喜欢耍笔头无病也呻吟的人,一个取得一些成绩就沾沾自喜很容易满足的人。开博是为了怡情,记录自己人生旅途的足迹,从中寻找乐趣,也是让兴趣相同相近的网友分享我的喜与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赠老黄好友  

2017-06-22 13:15:07|  分类: 轻松随笔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壮弛奔东南西,不觉光阴六十齐。

功名利禄风云雨,但求人乐夕阳时。

这是昨天友人兼兄长老黄大哥赠予我的诗。

昨天老黄大哥退休准备回府,途经我处,我设便宴款待,并邀请同年分配时同批入住被人戏称为“大学生村”的招待所的老林、老王和老潘等三个好友作陪小聚,叙叙旧。老友相聚,自然无话不谈,尤其是回首往惜的一些趣事,糗事,大家都会心一笑。

我们这是“新三届”学生,上世纪的1982年分配时因没有房子,都安排住在招待所作为临时宿舍,并且每两个人同住一间房,可这一临时,一住就是半年多,我是搬出“村”的最后一人,并且住的时间长达八个月之久,这,也许是我们单位无职无权部门属于弱势的缘故吧。而我们的友谊也从“大学生村”开始。那时黄大哥与老林和老王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同届同学,老黄是政治系,老林和老王则是中文系,并且同班,他们有这层亲系自然而然走得近。老黄大哥比老林和老王长两岁,比我长四岁,比老潘和今天未到场的老张长五岁。我和老潘、老张三人虽然与他们不是同学关系,年龄也相差较大,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成为朋友,这,也许是大家都是“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的缘故吧。大家几乎每天一同出入机关食堂,一同步行回入住的“大学生村”,经常聚在一起 “海阔天空”地胡侃海侃,节日大家“集资”加菜一起乐,连到恋爱追女孩子,都要“集体恋爱”,大家合计合计,商量“追求”的策略,是有喜同分享,有忧同分忧的“铁哥们”,这种事,要是当时人们知道了,说不定说我们很“荒唐”呢。当时入住“村里”还有两个小妹妹,一个是分到人事局的大学生小沈,一个是有“照顾”成分分配到其父离休前的单位的中专生小蒲。

老王,大学时代就发表了两篇小小说,并在大三时就开始构思他的电影剧本,毕业分配工作后,他业余时间几乎都进入他的“缠绵悱恻”电影剧本的情爱之中,他的目标是当“爱情”电影剧作家,并且要让上世纪80年代初一炮走红的著名女演员chen来担纲主角,并与女主角“拥抱”共享成功喜悦的“美梦”。老林分配在史志办公室工作,他的理想是成为史志学家,目标是拥有研究员职称的头衔。老潘学的是企业管理专业,又分配在商贸部门,他的希望是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最好是能到企业当厂长、经理什么的。我的理想是当高知,在退休前能拥有高级经济师或者高级统计师的头衔就行。老张是“官二代”,其父亲是国营农场连队的指导员。他本来是师院毕业的,因说话有点结巴,言语不够流利,不适合当老师,“因祸得福”地分到掌握审批实权的我的上级单位——计委。而老黄大哥是个回乡知识青年,考上大学前就先后当过大队团支部副书记和大队经济场的副场长,在学校也是系里的学生会干部,毕业分配又分到政府办公室当秘书,负责文秘工作。也许是他个人岗位及经历的这个缘故,他和老张对当领导有浓厚的兴趣,我们戏称他们是“官迷”,老黄却搬出拿破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名言来“申辩”、阐述他要“当官”的理由。工作数年后,果然如其所愿,也让我们见识了他的知识和才能。他先是下到一个经济水平中等的镇里当三年的副书记,三年后提拔到一个最穷的乡里当书记,三年后又调到一个相对落后的大镇任书记。他主政的两个乡镇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个“领导肯定、组织放心、群众公认、政绩口碑俱好”的干部,并作为区县处级后备干部来培养。但此后他的仕途并不太顺畅,并不能如愿地进入区县领导班子。在乡镇工作九年后调到区机关里重要部门任局长,后又调到省垂直管理的区局任局长,此后被交流到另一个市的市局任职,家属也随迁。但大家还是保持一定的联系。其间也曾传说要提拔他当市长,但也是光打雷,没看到下雨。辗转两个市局后,于三年前调到洋浦开发区履新。原来志向“官场”的他,今天“退出江湖”后与朋友首次相聚,我和老林都以为他会有一番 “仕途坎坷”之类的感慨。我还准备“洗耳恭听”地倾听他诉说仕途上的坎坷经历,可是我和老林这次估摸错了,他却与当初不同,不谈官场逸闻逸事,不叹时运不济,不怨天尤人,似乎回归本心。

老黄大哥说,退休后得好好享受清闲,寄情山水,游山玩水,并把过去写的散文结集出书。并赠予我这首诗,并说这是他最大的心愿。今天我也拼凑了如下一首打油诗回赠黄大哥。

年少怀梦南北奔,不觉流年霜欺鬓。

志初高知当专家,初露峥嵘却牧外。

表面风光友人羡,喜哀苦乐谁人晓。

而今退位居拾遗,尽力而为度余年


                                                            潇 逸

                                                           06-22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