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逸 百草苑

博客文章除注明外,都是原创之作,欢迎朋友浏览!博客头像是本人真照,请勿引用。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褒贬不一的老实人,一个孝子却是个不称职的儿子,一个好男人却不是称职的丈夫,一个已为人父却又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一个理科生却喜欢耍笔头无病也呻吟的人,一个取得一些成绩就沾沾自喜很容易满足的人。开博是为了怡情,记录自己人生旅途的足迹,从中寻找乐趣,也是让兴趣相同相近的网友分享我的喜与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猪笼土坝的思忆  

2011-03-28 17:5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有一座水利灌溉的大“土坝”,说是土坝,实际是沙石捆土坝,它没有三峡大坝那样宏伟的坝体,也没有新安江水电站大坝迷人的英姿,但它那一百好几十米的简易且简陋的坝体,却将滔滔的昌化江水拦腰截住,将水引上十多米高的岸上,通过渠道和渡槽港灌溉数百亩农田和将水力转化动力用来碾米,造福乡里。因为大坝的建造都是用木料、山藤编织成特大的猪笼后打桩加固后,再填上大石头、小沙石来建而成的,因此,乡亲们都称它“猪笼坝”。

       其实这““猪笼坝”。猪笼坝”并不是我们妈组大队拥有的产业,而是对岸同一个公社的孔首大队(当时的镇称“公社”,村委会当时称“大队”)灌溉用的拦河坝。猪笼坝虽然很简易简陋,沙石土坝现在也寻找不到它的影子,但这猪笼土坝在我的心中却有挥之不去的记忆和情结,因为我曾经参加过大坝的建设,有过我曾经亲手捡拾和磊填的石头和沙石,还有更重要的是这猪笼土坝也曾经给我带来不少的方便,陪伴我度过了上中学后涉江过河艰险而欢乐的时光。

      那时,国家在水利建设方面的投入都很有限,记得家乡修建的小水坝都是群众自力更生,自己动手建设建起来的。修建这猪笼大土坝也是自力更生的,不要国家一分钱。拦腰销锁住日夜滔滔流泻的昌化江水的一百几十米的沙石大土坝,全都是靠群众出材料和投工投劳而建成的。虽然大坝每年修建,每年都被洪水冲毁、冲坏一段或多段,但那时代的人总是有一腔的热情和干劲,总是抱着“人定胜天”的信念来修建、维护这座沙石土坝,并且当时这猪笼土大坝一旦没有了它,孔首大队其中的三个生产队的数百亩水田就无水插秧,缴交国家的公购粮任务将无法完成,群众的口粮也没着落。由此,大队领导一发动,全大队不管享用大坝的收益与否,全大队报属的生产队都出动,也正是如此,这猪笼坝每年都要修建,建设的孔首大队得收益,我们也“沾光”。记得我上初二的第二学期开学才上课不到几个周,有一周的半天劳动课,学校就安排我们班到离学校三公里外的猪笼坝建设工地参加修坝劳动,捡拾石头、挑沙石来磊填坝体。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为大土坝出力,也是我惟一的一次参加建设猪笼坝的劳动,但这一次的劳动,也使我真正知道猪笼坝对孔首大队什茂等三个生产队乡亲及其生产的重要性,也知道了建设这大土坝的艰难。

       猪笼土坝离我们村子很近,位于村子的东南方向处,穿越村东南宽阔的田野后就到了昌化江边和上猪笼大坝,由此,我们也沾光和享受了大坝的赐予。我们村得益和享受的主要是过江方便,有时候我们村的孔隆毕水轮发电站的碾米机坏了遇上紧急时,还可以到猪笼坝水轮泵站得设的碾米处碾米,但得益最多的还是为我们过昌化江提供了方便的“通途”,大坝不垮时,是我们村和妈农村过江到镇墟上赶集的另一座便“桥”,也是我们上中学渡江的方便之“桥”。

      上中学那年,我们大队曾经架设修建的拥得、武楼隆渡口两座竹木桥,因为多次被水冲毁而被废弃,不再修建,成为历史的记忆和我们最大遗憾。这猪笼坝这便成了填充我们竹木桥遗憾的过江通道,成了我们过江渡河上学校的最好的便“桥”和通道,虽然猪笼坝比不上竹木桥好走,但有得走总比没有桥过江的好。同样,猪笼坝每年也被洪水冲垮或冲毁一、二段坝体,但因为生产用水事关重大,大坝都能得到及时维修复,由此,大坝在大部分时间是可以通行的,特别是洪水不是很大,漫没坝体的水不是很深的时候,我们就不用游水过江而从猪笼坝上涉水安全过江去;在寒冷的季节里,我们也不用涉过冰冷的江水去上学,委实是让我们这些经常游水过江去上学的山里孩子省了许多过江的麻烦。

        猪笼坝,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在那时代确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国家对农田水利建设的投入也加大。大约是在八十年代末,孔首大队也在山里修建了一座山上水库来灌溉猪笼坝原来承担的那三个生产队的农田,这猪笼坝也就退出了家乡水利灌溉的历史。

        这就是我记忆中家乡的猪笼沙石大土坝,它陪伴着我们度过了中学时代艰难的渡江岁月,陪伴着我们一步一步地成长,记证着我们过江渡河的欢乐与忧愁。

 

                                                                                      潇  逸

                                                                                     2011-03-28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